村里的方姑娘

【秦门联文|龙蟒】Gasoline

是秦门联文,但我也不懂我在写啥。
你们懂得那种,写了3000多字后被一个诈骗电话打过来…文章就消失了…
因为确实是赶着写的,我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鬼…
本来想写秦门三角…但时间不够,只能草草结尾…所以cp并不是很明显。本来想写的一些脑洞也没写。
很抱歉吧…有时间会修修改改啊什么的。
私设机器人是跟人一样能逐渐长大的。
美玉是个线,虽然我的文笔表达不出来…但我还是打上了tag,不妥的话我删掉…
划重点:微量獒团美玉闫王。大文渣。
————————————————————————————————
“艾玛!昕仔你干嘛呢!”许昕诧异的抬起头手里疯狂倒酒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琳…琳哥,你怎么在这啊…”“艾玛,你咋还跟小结巴一样啊,我们去吴爸家。”“你你你…你说谁呢!”后面跟来的陈玘手里提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袋,晃晃悠悠砸了砸身前正说自己坏话的人。

拎起地上一瓶酒扔给空着一只手,正盯着那个小结巴笑的露虎牙的男人,男人稳稳当当的接住盯着手里酒瓶上的表情笑的更开了。“艾玛好酒啊,吴爸肯定很高兴。”“这必须的,我蟒爷能买什么孬货?”“那你刚刚倒了几瓶?”男人的声音变的有些低。“不…不多…也就…”

“马…马琳,后备箱塞…塞不下了!”“艾玛玘子你轻点!你对车子轻点!这都第八辆车了!”见男人把酒扔给自己急着去帮忙,长舒了一口气但还是不高兴的撇撇嘴。不就几瓶酒嘛,我又不是没钱。

不过听到旁边一声断裂的巨响,许昕赶紧跑到车旁,看到了破破烂烂却仍坚持不低头的车盖和旁边笑做一团的两人胖子…双标!!八辆车不是钱呀!凭啥我买酒生气成那个样子!

三个人还是在透风的车中一路上伴随着磕磕巴巴的语音伴奏,回到了吴家。许昕也知道为啥后备箱会被撑到炸裂,全是琳玘两人投喂王团子的东西!一家人跟着吴敬平吃饭叙旧,一群人喝的晕晕乎乎的回了各自房间,只剩下不能喝酒的许昕和陈玘呆在客厅斗地主。

许昕无聊的趴在沙发上盯着陈玘。“哥,要不咱俩爆一爆吧,看谁能把谁爆了。”“哇塞,你啥啥时候这么重口啊!”“从知道你…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王先生!!!王先生!!!王先生!!!……”

“妈的谁啊!吵死了!大半夜的你小喇叭开始广播了,你这是要死啊!你…”陈玘本来集中注意力听着细小动静被喇叭声突然一炸,耳朵猛地一鸣,暴脾气上来了推开窗户就往楼下骂,但看了看楼下马上关死窗户跑回客厅推了推瘫在沙发上的许昕。“昕昕仔你…你见过会飘飘着走还…还会自己关喇叭的t恤吗…”“这么神奇?!!”

许昕一个咸鱼打挺下了沙发,跑到一半又回来拿眼镜。都怪那个男人还给自己弄了个近视眼,还美其名曰真实更像人了,那个男人是谁来着?不记得了,脑子里没有任何有关于那个男人的记忆。楼下的喇叭声还继续着,家里人差不多都被炸的迷迷糊糊醒了。

马琳走出卧室到客厅一把抱住陈玘躺倒在沙发上,嘴里还嘀咕“艾玛,这哪家倒霉孩子啊…这大半夜的。”王皓从自己卧室里扒着窗户朝楼下喊“衣服衣服你安静点!”许昕扶了扶眼镜看着楼下飘着的荧光色的衣服,只觉得莫名的熟悉。

“许昕!”艾玛这衣服上咋还飘着一副假牙,不过他好像认识自己。许昕好奇跃下楼去,客厅在二楼对他来说并不高。慢慢走近那个发光的衣服,衣服连带着假牙一起靠近自己,突然手被人握住。“许昕我可算是找到你了!”“你谁啊?!卧槽…”假牙上面亮了两个圆圈,但随即又消失了。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就是…靠!谁啊!”“你跟昕儿叙旧前,但能不能先把你那大喇叭关了?”来者就是有着健美先生外号的王励勤王大力,只见他左手拿着杯酸奶,右手将那t恤拎了起来。许昕看着“衣服”突然升起的高度,毫不避讳的笑起来。

到了屋里有了亮光,大家才看清楚这个所谓神奇的飘浮衣服,其实只是一个操着一口山东口音的非洲兄弟。“这不肖家老三吗,怎么到这来了?”吴敬平被一群人闹的睡不下去了,起身下了楼一眼认出了这个奇怪的人。“吴爸,你说的肖家老三是…”王皓剥着桌上的橘子一口塞进嘴里。“继科儿啊,小时候带你去你肖叔家做客,你拉着人家继科儿非说要嫁给人家。”

什么玩意儿???

吴爸话一出,客厅里的人都炸开了。
“没想到皓哥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的是许昕。“吴爸,你说我王皓要嫁给他?我咋不知道!”的是陈玘。“你那时候还没他大你知道啥?”的是马琳。“那时候老三还小,但是童言无忌啊。”的是王励勤。“他现在怎么这么黑了?”的是正主之一的王皓。“什么?乐乐竟然是男的?我第一个春梦对象竟然是男的?就算是男的我也喜欢!”的是正主之二的张继科。

总之,张继科还是在众人不同的眼光下住进了吴家。然后…吴家就开始鸡飞蛋打了…

“许昕!你能不能倒一次垃圾?!”
“许昕!我今天跟我哥出去约会,你是不是又没关房间窗户?”
“许昕!你啥毛病啊?洗澡不穿拖鞋让我给你拿?”
“狗哥!这件衣服帮我洗了!”
“狗哥!我东西呢?”
“谁搁我房间喷香水呢!”

“许昕陪我去个地方。”“去哪儿啊?哎哎哎!张继科你干嘛啊!”许昕正跟陈玘打游戏打的火热,并没有抬头,张继科上前抢过人手中的游戏机扔到一边。“Z市。”“可我还没有收拾…”

话音还未落,一旁王励勤提着两个行李箱出来了。“昕儿,行李给你收拾好了,路上好好照顾自己啊。”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被一群人送上了火车。软卧,房间里除了自己和狗哥,还有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哥和他的师傅。各自介绍后知道,小哥叫马龙,他的师傅叫秦志戬,两人都是醉心于科学的人,只可惜两人在一次实验中暂时失去了听觉,只能回到Z市休养。

路上,许昕趴在下铺打着手游,接过一旁马龙递来的月饼,被自己的愣了愣还是吃了下去。门外传来骚动,踹了踹后面靠在墙上的张继科让人出去看看。张继科低头白了人一眼还是起身出去了。

结果外面声音更大了,许昕出门就见到张继科与人扭打在一团,与其说扭打,不如说那群人单方面挨揍,吓得许昕赶忙拦住张继科。虽然听不见,但看见许昕出来便跟着出来的马龙和秦志戬也拉住人,给那群人道歉。

许昕拉着张继科进了房间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人磕磕巴巴就是不说。马龙给张继科处理着伤口,许昕憋着气磨着人,在听到原因后,一肚子的气儿也就没了。

“嗨,不就是说我坏话嘛,装作听不见就好啦,我都习惯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许昕自己总觉得刚刚马龙的动作顿了一下。

晚上,房间里其他三个人都睡了,回忆着拦住张继科是脑海里一直回放的画面。

涌杂的车厢内,三个少年一起坐着,三颗脑袋凑在一起聊着世界各地有趣的事情。耳边传来四周低声议论的声音。

桃花眼的男生攥紧着拳头,刚要起身就被一旁下垂眼的男生拽住了,他紧紧握着桃花眼的手笑着摇了摇头。

“政府到底是怎么想的,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放进来。”
“怎么能与他共坐一辆车,这是对我们生命安的不负责。”
“旁边两个漂亮的小子怎么能和他做在一起,太不像话了。”

“砰!”

男孩们前面的男人头被狠狠的摁在了桌上,人们呆呆的看着那个看起来最听话最乖的男生,露出狠厉的表情。旁边的两个男生愣了片刻急忙去拉,男人一旁的同伴回过神站起来想动手,被一个高个男人捏着手腕坐了下去。

“你怎么动上手了!”乖巧的男孩坐在位置上低着头。“秦爸秦爸,他是因为我的原因,你不要怪他。”下垂眼的男生扯了扯男人的衣袖。男人无奈的叹气,看着坐在一旁乐不可支的光头。“老肖,你说怎么办。”“啊?那就罚继科儿吧。”桃花眼男生瞌睡的眼可算是睁开了。

旁边是小时候的继科,另一个男生和两个男人看不清楚脸…许昕仔细回忆着却回忆不起任何事情。

第二天到了Z市,与那师徒俩道了别,张继科带着许昕一路往郊外狂奔。

“张继科你不是要强上了我抛尸吧…”一路上嘴巴不停闲的张合张合着,烦的张继科直接威胁他。“如果你再说一个字,我就把你俩眼珠子给你抠下来,别说近视了,我让你直接瞎。”

老老实实闭了嘴,出租车停在了一个鸟拉满了屎的森林里。许昕自顾自的向前走着,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急忙向后退想拉住张继科的手。“狗哥,我感觉不是很好,我不想呆在这儿,走,走!快带我走!”但是扭头,哪还有什么张继科的身影。

许昕像疯了一样在森林里狂奔,树枝划破了他的衣服,刮烂了他的皮肤,没有血液流出,只有金属反射的光泽。

“许昕许昕你去哪呀,跟着我走。”

“马龙…”马龙的身影,马龙朝他伸出了手,许昕急忙去抓。为什么抓不住…

“许昕!你为什么要杀掉秦爸!”声音从背后想起,许昕急忙转过身,马龙跪在地上紧紧抱着秦志戬的尸体。

我没有…我没有……

“他们说的没错,你永远都无法改过自新,你以为你还生活在梦境里?你就是个冰冷的机器,一块毫无生机的机械,所有面部表情是虚拟的,显现在一块冰冷的屏幕上,你根本就不属于人类!而你也根本没有丝毫的自尊!”

不是的…不是的…马龙你听我解释…

“阿戬,这个是许昕,我从研究所带出来的…即将被摧毁的失败品…”
秦志戬扒了扒秦志戬怀中的小人,看到他耳后的条码。“大力,你救他不会是因为…”
“不,他像我…”“没有人能像他…”
“但你知道,成功品都可能会暴走,更何况…他这样…”
“所以,我加入你。”

“马龙!许昕!出来接客啦!”
“秦爸你不要则样…”
“老秦你这么放飞自我啊!”
“来来来,这是你们肖叔叔肖光头,这是他家老三老四。”
“呦,狗哥和褶子精啊。”
“妈的,你个死瞎子!”
“吼呦呦,你个小矮子还想打我!”
“放屁,我一米五大个儿!”
“可拉倒吧,你还没我家龙高呢。”
“那是没你家龙高,天天喊着许昕许昕你去哪啊跟着我,一眼没看住就一块摔坑里了。”
“方矮子,你是不是想打架!”
“许瞎子,你来啊!我也有师兄我不怕你!”

“国梁国梁!玘子暴走了!”
“马琳!你冷静点!”
陈玘直挺挺撞进马琳怀里,钢铁的硬度撞的他胸口生疼,但他还是紧紧抱住怀里的人,一下又一下轻轻拍着怀里人的背。陈玘的身子渐渐软下来,回抱住马琳。

所以这是一场赌局…
暴走的许昕,马龙究竟能不能控制住。
秦志戬内在左右不定,如果尝试,成功,两人都会活下来,失败两人都会死;如果不尝试,许昕死。
“秦爸,我试试吧。”
会活下来吗?也许吧。

夜店内,吵闹的音乐炸的许昕耳膜砰砰作响,他大力的敲着自己的脑袋在调酒师怪异的眼光下,将杯中分层明显的淡黄色液体一饮而尽,盯着台上正在打碟的DJ手指在吧台上轻敲着,缓缓起身迈开长腿慢步走到台边,两步跨上高台抢过歌手的麦克“今晚酒水畅饮!全算我蟒爷账上!”

台下本就疯狂的人群更加癫狂,一群人齐声的喊着蟒爷二字跳着火热的舞蹈。许昕一个健步跃下高台,被人群接住高举着快速移动,等人结结实实踩到地面,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扯的乱七八糟了。

插着裤袋找到经理问店里还有多少香槟,经理带着官方微笑的打量着自己面前的男人,说过为全场的大款不多,但说完后后悔抠门的可不少。许昕直勾勾的盯着正揣测自己内心想法的人,突然笑起来。“店里的香槟…不,店里最贵的酒我全要了。”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支票,接过一旁服务生递来的笔在纸上飞快运作,撕下来递给愣在一旁的经理,装模作样的朝人个“请”的手势。“那麻烦经理让人把那些酒送到门口右边的路灯了。”

许昕走出吵杂的夜店,靠在路灯旁使劲的锤砸着自己的脑袋。不一会儿,四个服务生提着十几瓶不同样式的酒瓶来到门口,许昕笑着朝人招招手让人把酒放在地上,服务生们和路过的人不停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矮个的一个手抖酒瓶砸碎到地上,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液体顺着地面流进下水道。

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这个正在发抖的服务生,许昕看着地上一片片褐棕色的玻璃,大笑着给这个犯错的服务生塞了小费。“你给我开了个好头,谢谢哈你们回去吧。”

蹲下身拿起两瓶使劲晃,手指轻轻一拨拔出瓶塞,“啵”一声酒液成水柱画着弧线一股流全进了下水道。

许昕知道调酒师怪异的眼光是因为自己喝的并不是酒,而是汽油混着酒精;夜店经理在看到自己支票前愣住也不过是诧异自己这个身份为什么会买酒;服务生失手打破那瓶酒,只是因为看到了自己耳后的条码…

呵…机器人嘛…不管他们是什么反应都是正常的…

“你只是个冰冷的机器,你根本不属于人类!”

“你就是一块毫无生机的机械,所有面部表情是虚拟的,你所有的表情都只是显现在一块冰冷的屏幕上!”

“你根本没有丝毫的自尊,你只是靠汽油运作的一个铁块!”

握着酒瓶双手力量失控般加大,一声脆响瓶身便碎掉了。低头看了看指节修长的手,对,机器人就是好,就像现在这样,永远不会流血,永远不会痛。倒过瓶子捏住瓶颈随手往后一丢,垃圾桶内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我有一颗金子般善良温暖的心,但我双手却冰冷的无能为力。

—————————嘘,这是真正的结局——————————
“机器人?我家没有机器人,我就俩儿子。”
“我师弟啊,有颗金子般温暖善良的心。
“他的手指很好看,用玘哥的话说,我俩是一个组合,要相互配合。他能温暖我的心,我能捂热他的手。”

“我接个电话啊。”

“老秦!马龙!我今天买了一堆好酒开不开party啊!”

“谁的?许昕的?”靠在沙发上的瞌睡眼男人剥了个橘子递给身旁的长的特好看的胖子。

“嗯,他说有一堆好酒要带回来开party。”梳着背头是男人开口是与气质完全不同的奶音。

“这小子一天到晚干什么呢,瞎闹。”气质儒雅的男人张口也是一嘴不太飘准的普通发。

“老秦你也就白个头,你看看我,头发都被家里小崽子们气没了。”光头的男人盯着手里的牌,颇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

“就是,秦老怪,我可还记得你当时一盆水浇下去把闫森气的可够呛啊。”剑宇星眉的胖子薅着身前斗地主哐哐老炸笑的虎牙直露的胖子所剩不多的头发。

“玘子你也不比老秦好多少,你再薅我可就秃了…哎!王炸!你们输了!”

“琳哥,你那能是我哥薅的吗,你这是基因!”许昕推开门看着屋里闹成一团的人,笑着把酒放下跑到厨房。

“仔仔回来啦?”

“回来啦吴爸,你怎么不让外面那群人帮帮你呢。”

“让他们小年轻去闹吧,厨房有大力闫森帮忙就够了。”

许昕上楼去收拾自己的房间,看到床边一群人的大合照和与马龙秦志戬的合照,感觉真好。
“瞎子!!!没香槟吗!!!”方博毁气氛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我倒掉了!!!”
“你有钱烧的啊!!!马龙你就不应该惯着他给他那么多零花钱,全败坏了!”
“我可全听见了褶子精!!!”
许昕从楼上嗷的一声朝方博扑过去,开心被马龙中途拦腰抱住了。
“好久不见,大昕…”
“好久不见。”

“咳咳咳…”
“好久不见啊老秦!”
“好久不见个屁,记忆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
“我这不…没准备好嘛…”
“现在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那欢迎回来。”

评论(11)
热度(22)

朴泰桓纯粉
爱好和平,有缘再见
mua~

© 村里的方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